历史冷知识:古代死士是怎样炼成的?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

      “士为知己者死。”

  •  
       春秋后期,晋国由强转衰,当时的国君晋定公已经成为傀儡,掌控晋国大权的是智氏、赵氏、韩氏、魏氏、范氏、中行氏这六个大夫。
       公元前497年,赵简子(赵鞅)执政时,智、韩、赵、魏四家结盟消灭了范氏和中行氏,从而形成了四家大夫执政的局面。
       这四家中,智家的实力比韩、赵、魏强大,可是最终反而被另三家消灭了。
       这事与智家掌门人智伯的狂妄自大有关。
       智氏第六代家主智宣子喜欢儿子智瑶,打算立他为继承人。
       有人却认为智瑶虽然具备仪态不凡、箭术高超、技艺出众、巧文善辩、坚毅果决的五大优点。
       唯独没有仁德之心,常会依势欺人,难以与别人和睦相处。由他掌家最终会导致智氏家族的败亡。
       建议改立智宣子的另一个儿子智宵为继承人。智宣子听不进这个意见,仍然坚持自己的做法,想不到却留下灭门祸根。
  •  
       智宣子死后,智瑶继位。
       公元前475年,晋国的正卿赵简子死了,智瑶接任晋国的正卿,取代赵氏掌管晋国政事,成为四卿中最强的势力,并开始自称“智伯”。
       智氏还联合赵氏、魏氏、韩氏三个大夫,瓜分了范氏和中行氏的土地和财产,智氏独占了大部分封地。
       作为一个政坛新星,智瑶也在重振晋国霸业的过程中表现出他超强的能力。他率师讨伐齐国,带领军队在犁丘与齐国上卿高无丕对峙。
       智瑶在战场上身先士卒,勇猛作战,亲手俘虏了齐国大夫颜庚。让晋军士气大振,大败齐军。
       智瑶随后又发动过两次攻打郑国的战争,壮大了智氏的势力,但也因为斥责和讥讽赵家掌门赵襄子作战不力,相貌丑陋,而与其结下梁子。
       智瑶的张狂本性难改,在讨伐卫国回师后与韩家掌门韩康子,魏家掌门魏恒子举行的宴会上,他轻佻地戏弄韩康子,还侮辱韩氏的家臣段规。
       智氏的家臣劝他不要与人为恶,免得招来祸患,智瑶却不以为然,我行我素。
       作为晋国的执政,智瑶想削弱其他卿大夫家族的势力,实现中央集权。
       他对其他三家大夫提出每家拿出一百里土地和户口来献给晋国国君。
       他首先向韩康子索取,韩家家臣段规建议顺从其要求,一面可以先自保,作壁上观,还可以促使智瑶贪欲膨胀,自己引火烧身。
       魏恒子的家臣任章同样也主张听从智瑶,使他放松警惕,助长他的骄横之气,必然引起其他家族的不满而联合起来对付智家。
       可是,就在智瑶如法炮制,派其兄智宵传达向赵家索要地盘时,却碰了个大钉子,遭到了赵襄子的断然拒绝。
       说起这个赵襄子,当初其父赵简子在选择他作为继承人的时候,也是深思熟虑,做过一番考察的。赵襄子雄才大略,心胸宽广,也不是等闲之辈。
  •  
       智瑶见赵家拒绝献地,于是向晋公请命,率领韩康子、魏桓子共同出兵讨伐赵襄子。
       答应灭了赵家后,把赵家的所有土地和户口由三家平分,由此爆发了一场长达三年之久的晋国内战。
       赵氏军队寡不敌众,被打得逃进晋阳城(太原故城)。赵襄子在城池坚固的晋阳凭着弓箭死守,三家兵马围了两年多始终没有能把它攻下来。
       后来智瑶发觉晋阳城虽然坚固,但地势低洼,足智多谋的智瑶想出了“水灌晋阳”的妙计。他派军队去汾水堤坝挖土,将汾水导向晋阳,晋阳城一夜间变成一片泽国。
       如今太原的晋祠公园内,从水镜台向西有一条“智伯渠”,就是当年智瑶引汾河与晋水灌向晋阳城而开凿的。
       晋阳城中人心惶惶,两个月过去了,晋阳城里粮草殆尽,已经开始吃人了。眼看赵氏的末日即将来临。
       智瑶站在城外高处俯视晋阳城,对自己的这个水淹战术颇为得意,不禁说道:我智瑶打了半辈子仗,以前真没有认识到这河水的威力,竟然可以灭亡一个国家!
       谁知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,智瑶这得意忘形的话语却让旁边的韩康子和魏桓子不寒而栗。原来魏家的封邑安邑、韩家的封邑平阳旁边也各有一条河道。
       智瑶既能水淹晋阳,谁能保证安邑和平阳不会遭到同样命运呢。
       当智、韩、魏联军即将破城,胜利在望之时,智瑶身边的谋士却发现韩康子和魏桓子二人均面无喜色。
       他向智瑶提醒,韩、魏两家必然会反,因为他们会担心赵家灭亡后,自己也将不保。
       可是狂妄自大的智瑶竟然愚蠢地将这话告诉了韩康子和魏桓子。两人自然死不认账,智瑶也就信以为真,不再予以深究。
       危在旦夕的赵襄子暗中派人出城与韩、魏谈判,晓以唇亡齿寒的道理。韩、魏终于临阵反水,变成韩、赵、魏三家结盟。
       韩康子和魏桓子带领两家亲兵进入汾水堤坝上,趁智军不备,突然袭击,将智氏亲兵全部杀死,然后将汾水导向智氏军营。
       在韩、魏军与赵军的内外夹击下,毫无防备的智军大败。
       赵襄子带兵将智瑶活捉后杀死,还把智瑶的脑袋砍下,将头骨雕刻后涂上漆,当做饮酒用的首爵杯。骁勇善战,智谋过人的智伯竟落得如此下场。
       此后韩、赵、魏联军攻打智氏封邑,杀智氏家族二百余口,智氏封邑也被三家平分。
       国君晋出公闻听大怒,向齐、鲁两国借兵讨伐三卿,反而被韩、赵、魏三家联手打败,晋出公病死在出逃路上。
       后来,韩、赵、魏又把晋国的其它土地也瓜分了,史称“三家分晋”。再后来周朝天子也只好承认了三国为诸侯国,这才出现了战国七雄中的韩、赵、魏三国。
  •  
       智瑶这个虽然才干出众却没有仁德之心,狂妄自大的晋国正卿显然不是“士为知己者死”中的“士”。
       不过,他却是那个“知己者”。“士”指的是智瑶的一个名叫豫让的家臣。
       豫让是晋国人,最初先后给范氏和中行氏做过家臣,都不得志。后来他投靠到智伯门下,做了家臣,受到智伯的尊重和重用,主臣之间关系密切。
       智家被赵襄子和韩、魏合谋灭掉后,豫让逃到了山里。他听说赵襄子把智伯的头颅做成了酒杯,非常气愤。
       他感慨说: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说己者容。他发誓要为智伯报仇,认为以死相报,才能无愧于智伯的知遇之恩。
       豫让改名换姓,伪装成受到刑罚服劳役的人,进入赵襄子的宫中涂抹修整厕所。他暗中怀揣匕首,伺机行刺赵襄子。
       这天,赵襄子到厕所去方便,忽然感到心中一阵悸动。随即令人将修理厕所的人拿下查问,才知道是智伯的家臣豫让,衣服里面还藏着凶器。
       审问时,豫让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是要为智伯报仇。赵襄子的手下要杀掉豫让。赵襄子却说:他是一个义士,我小心防备就是了。
       况且智伯死后没有后人,他的家臣想替他报仇,这是天下的贤人。于是把豫让放走了。
       豫让并没有放弃报仇。不久,他为便于行事,竟然把漆涂在身上,使肌肤溃烂变形,吞吃炭块使自己的声音变成嘶哑,弄得面目全非。
       豫让乔装打扮沿街讨饭,就连他的妻子也不认识他了。
       一次在路上遇见朋友,认出了豫让。
       朋友流着眼泪说:凭着你的才能,委身侍奉赵襄子,他一定会亲近宠信你。这样的话,你干所想的事不是很容易吗?何必这样把身体弄残,想报仇不也是很难吗?
       可是豫让认为这样做有悖君臣大义。
       他说:为了杀掉人家,而去委身侍奉他,这是怀着异心侍奉他的君主。我知道自己的做法很难达到目的,可是我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做法,就是要使天下后世的那些怀着异心侍奉国君的臣子感到惭愧。
  •  
       豫让摸准了赵襄子平时出行的时间和路线。
       在赵襄子要外出的一天,提前埋伏在一座桥下。赵襄子过桥的时候,马突然受惊。赵襄子猜到又是豫让行刺,派手下去打探,果然是他。
       赵襄子责问豫让:你不是曾经侍奉过范氏、中行氏吗?智伯把他们都消灭了,而你不替他们报仇,反而委身为智伯的家臣。智伯已经死了,你为何单单执着地为他报仇呢?
       豫让说:“我侍奉范氏和中行氏时,他们都把我当作一般人看待,所以我像一般人那样报答他们。至于智伯,他把我当作国士看待,所以我就像国士那样报答他。
       赵襄子听了喟然长叹。他认为自己对待豫让已经仁至义尽,不想再次放走他,于是命令手下围住了豫让。
       豫让表示愿意服罪接受惩罚,但是请求赵襄子成人之美,脱下一件衣服,让他象征性地刺杀,表达为智伯报仇的意愿,自己便虽死无憾。
       赵襄子满足了他这个要求,派人拿着自己的衣服给他。
       豫让拔出剑来,三次跳起来击刺衣服。
       然后他说:我可以到黄泉下去见智伯了。就坦然地挥剑自刎而死。
       自古燕赵多义士,赵国的志士听说了豫让的故事,都为他的死而感动流泪。
       后来人们为怀念这位义士,将豫让伏击赵襄子的那座桥称为“豫让桥”。
       侠士豫让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典故也成为流传千古的绝唱。
  • 转载请标明来源出处:趣知识(quzhishi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