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朝历史:为什么元朝如此短命?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

      大元朝国祚98年不到,哪怕比起“弱宋”,都相当不扛造。
       为什么呢?
       捡两条奇葩原因,各个戳中要害。

  • “科学达人”皇帝
       说元朝的短命,必然绕不开其“亡国之君”:元顺帝妥欢帖木儿(下面简称元顺帝)。
       无论正史野史,这位元顺帝都常是一幅吃喝玩乐的昏君模样,常年被反复嘲讽吊打。
       但放在中国古代科技史上,这位“昏君”却也有个独一无二的身份:元代科学达人。
       元朝近一个世纪的历史,公认是中国古代科学的大繁荣时代。
       当时元顺帝的皇宫里,储备印刷了大量元代科技典籍。
       而且他还亲自动手,玩出不少花样:
       比如他研发的“宫漏”,即自动计时装置,不但能够自动运转计时,且宫漏上还有“亭台楼阁”“飞仙”“日月宫”“金甲神”等各种造型。
       只要到了“整点报时”,“宫漏”不但有悦耳钟声,“飞仙”“金甲神”们也“皆翔舞”,场面十分壮观。
       哪怕放在同时代的全世界范畴,都是绝对顶级的高科技。
       另外还有长一百二十尺的巨型龙舟,也是元顺帝亲自设计建造,全部机械操纵,靠操作机关在水中前进。
       尤其牛气的是,整座龙舟完全是龙的模样,龙头、龙神、龙爪、龙尾样样逼真。
       操作起来,整个龙舟上的龙尾、龙眼全都能来回摆动。
       元顺帝更是自制其样,全程手把手完成。
       这强大手艺,也正如其“鲁班天子”的雅号。
       比起近三个世纪后,另一位有着“鲁班天子雅号的少年帝王来,元顺帝的手艺,显然都要甩出后者一大截。
       那为什么这么强的高科技,却依然守不住元王朝呢?
       要知道元顺弄出这些高精尖,就是为了自己玩,没有半点“科技是第一生产力”的觉悟。
       最后半世纪的元朝,水旱饥荒年年不少,正是需要高科技的时候,元顺帝的这些高科技,却窝在深宫里。
       而且这些高科技,也都不白折腾,几乎每一样都是大把砸钱,每个都堆积金银玉器。
       外加元顺帝很有匠人精神,每次完成作品,都先问身边太监们的观感,只要听到一句不好,立刻砸个稀巴烂。
       日久天长,太监们也学精了,每次元顺帝大作完成,都想尽办法拱火,激得元顺帝把作品毁一地,大家再趁机哄抢散落地上的金银材料。
       拱一次火,就发一笔财。
       这种折腾,不是某年某月的心血来潮,架不住隔三差五就要闹一场。
       反而是取而代之的明王朝,捡了元顺帝的现成。
       元王朝卷包袱跑出元大都后,其留在元大都的《农桑衣食撮要》《河防通议》等典籍,以及元顺帝的这些高科技心血,全被明王朝照单全收,然后就变成了推广全国的“水车”“浚川耙”“车船”等高科技物件,直接助推了明朝开国后“百万大移民”“修治四万处河塘”等大工程。
       明初八百五十万顷的耕地数,以及“宇内富庶”,农业产值甩开宋元两倍多的治国成就,都有元顺帝的“高科技神助攻”。
      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不假,但元顺帝这顿“作”更告诉后人,科技再好,用对地方才是硬道理。
  • “糊涂账”的赋税
       一直以来,短命的元朝,还都有一个光辉的业绩:赋税轻。
       关于这事儿,就连明朝中后期的一些文人们,都跟着给元朝贴金。
       比如明末学者于慎行就感慨元朝开国时“赋税简宽”。
       朱国桢更感慨元朝“赋税甚轻,徭役甚省”。
       确实,元初特别是元朝灭南宋时,赋税十分“简宽”。
       甚至元军一路南下时,也是一边打一边废除南宋各种苛捐杂税。
       元王朝能够一统天下,“简宽”的赋税就是重要助力。
       但好景不长,元朝立国之后,这事儿就变味了。
       当然对于士大夫,特别是江南士大夫阶层来说,元朝的赋税,一直都还是比较简宽的。
       但到了元朝中期,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,这就是两回事了:
       元朝的赋税何止是“简宽”?简直是糊涂。
       比如基本的农业税,连土地的清丈问题,放在整个元朝,都是一笔糊涂账。
       比如经济发达的东南地区,“田籍”长期混乱。
       元仁宗至元文宗的几十年里,元朝曾多次派出专人,在大江南北清理田亩,却是越查越糊涂,结果整个元代,元朝都是“迄无田制”。
       如此状况,对于享有特权的士大夫地主们,当然是个好消息,他们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隐瞒兼并土地,名下的财产滚雪球膨胀。
       只苦了穷农民,一边是土地不断被侵占,破产沦为佃户流离失所都是常事。
       另一面更要承受高额的赋税,哪怕地没了,税赋也要扛身上,“简宽”的赋役对于他们,就是扛不住的重担。
       所以元末的江南地区,富豪地主们往往收入“岁至数百万斛”,苦农民们则“皆无盖藏”,江浙等地每逢灾荒,动辄就是五六十万流民。
       经济发达的东南地区尚且如此,其他地区更可以想。
       而比起“迄无田制”的田赋来,元朝的其他赋税,更是各种“花样糊涂”。
       比如茶税,元仁宗年间曾经三年里加收三十倍。
       又比如商业税,元世祖登基时定下了“三十取一”的标准,到了元世祖晚年时,不知不觉间就增加了上百倍。
       另外还有多如牛毛的“课程”,日常的各种用品都要“课税”。
       元朝的“加税”,出名的风格就是“任性”,只要差点钱,巧立名目就加,一部《元史》里常见的现象,就是某某税“动增数十倍”。
       如此闹剧,为何后世还有人说“税轻”?
       因为很多感慨元朝“税轻”的,多士大夫阶层。
       看过这“任性”折腾就知道,哪怕元朝最混乱的年月里,对于东南地主阶层来说,税依然很轻,但对于穷老百姓们来说,却已重到不堪重负——板子没打到自己身上,当然不会喊疼。
       但他们不疼,老百姓却疼。
       “板子”最后还是打到了元王朝身上,一场“挑动黄河天下反”,匆匆忙忙就关了张。
       留下的是“税轻”美名下,竭泽而渔的历史教训。
  • 参考资料:朱绍侯《中国古代史》、周良霄,顾菊英《元代史》、彭少辉《元代的科学技术与社会》、陈梧桐《明史十讲》

    转载请标明来源出处:趣知识(quzhishi.com)

    » “混账”一词是怎么来的?
    » 蒙古人均马匹占有量居世界之首
    » “胡同”一词最初是蒙古族的方言
    » “拍马屁”是怎么来的?
    » 宁夏的名字由来?
    » 牛肉干被誉为“成吉思汗的行军粮”
    » 世界上最小的海军部队只有7人?
    » “敖包”是蒙古包吗?
    » 元朝庚子年大事记
    » 元朝16条历史冷知识
    » 元朝历史:为什么元朝如此短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