雍正冷知识:雍正夺嫡的一小段野史!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
  •  
       据《十叶野闻》
       康熙有不少儿子,第二子胤礽因“长厚”被立为太子,但其无奇才异能,他若登大宝,其他的儿子都不服,都想争那个位子。
       康熙众多儿子当中,权力最盛、党羽广布者,
       则推四阿哥胤禛、
       十四阿哥胤禵、
       十阿哥胤䄉、
       九阿哥胤禟。
       四阿哥胤禛,即后来的雍正皇帝,天赋异禀,臂力过人,最大的本事,是能驱使番僧和天下奇侠之士,为他所用。
       胤禵等人“与之抗,各树一帜”,只有皇长子胤禔(排行第五,因康熙前四子皆夭折,依规定不序齿,故为皇长子)等少数几个兄弟,站在胤禛一边,所以他们两个的关系最好,一些兄弟,则视胤禛为仇敌。
       除了少点本事,太子胤礽还爱搞歪门邪道,喜欢跟喇嘛念番经,喜欢与小人混在一起。
       胤礽被立为太子之初,康熙曾命他和几个弟弟在便殿射箭,他居然一箭未中,别的技击也不怎么样,其他兄弟都比他强多了。
       那次“出洋相”,他引为奇耻大辱。
       本来是他自己不行,他的师傅,一个“满人中昏庸之杰出者”,又趁机挑拨离间,说什么其他几个之所以能获胜,皆出崇奉喇嘛及养士之力。
       胤礽问师傅怎么办,师傅说,他们养喇嘛和敢死之士,咱们也如法炮制,务必要赢了他们,赢了他们之后,其势自却。
       胤礽深信不疑,对喇嘛们说,哪位有用咒语致人死命的秘术,使那些家伙不敢抗衡,本太子就尊他为国师,受上赏。
       随后,他又暗中派人到各省,对当地官员说,哪位能推举奇侠之士、武勇技击足以胜人者,我封他为大官,被推举的人同受上赏!
       于是,喇嘛们争相在他面前以魔术自效,一些江湖术士,以及潜藏于山林的盗寇,纷纷来投,以求效用,把京师搞得纷纷扰扰,宫闱比菜市场还热闹。
       那些衣着怪异、言语诡异之人,大摇大摆出入太子宫,掌管刑狱和纠察的官员,问都不敢问。
       有识之士莫不忧心忡忡——宫中多故,祸事很快就要来了!
       康熙
       康熙身居深宫,整天拿本佛经念念有词,两耳不闻窗外事,太子明目张胆乱搞,只有他一个人不晓得,左右也不跟他讲,让他蒙在鼓里。
  •  
       实际上,太子胤礽养士拜僧,起初是为了自卫,并不想树敌,但他实在太憨厚,以至于误中师傅的离间之计。
       一天,胤礽出猎南苑,看到从南边来了一队车骑,从者达数百人,武仗甚整,且有喇嘛执器前导,状极威猛。
       胤礽以为是帝驾来了,正打算回避,左右却告诉他说,那并非帝驾,而是四皇子的车马仪仗。
       胤礽吃惊地说,一个普通皇子,居然这么大的排场,我这个堂堂储君,真是自顾不如,岂不让人笑话?
       看他那盛气凌人的样子,今后我定将为他所制,不行不行!
       回去后,他仍闷闷不乐,把师傅叫来商议,师傅说,这还了得,还不赶快向皇上汇报,以正国体!
       胤礽真的去见康熙,绘声绘色描述老四仪仗僭越之状,康熙便给胤禛下了一道命令,叫他不要违制,速减车骑,散党附,以免触犯刑法。
       胤禛虽然恨死太子了,但不得不听老爸的,从此一改往日所为,斥去车骑,与所养喇嘛、力士步行出京,游历名山大川去也。
       虽然看起来他不再有威仪,但其党羽,却比以前更多。
       傻乎乎的胤礽,以为老四这是怕了他了,便不再把他放在心上,他哪里知道,四弟这是卧薪尝胆,“以报此辱也”。
       那以后,胤禛不但继续养死士,还常常只身行走江湖,一是磨炼自己的意志,二是访问体察民情,自谓“多知民间疾苦,则他日可有为”。
       实际上,他最主要的目的,是了解社会舆论,笼络在野之不轨之人,以备推倒储君。
       其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,当然是他漫游至河南嵩山,在少林寺遇到一位技击过人的僧人,拜求其收他为弟子。
       那位少林寺武僧,有徒弟数十人,他们经常嘲笑胤禛食量过大,吃得比猪还多。他们还经常叫他煮饭给他们吃,他也“乐于奔走”(不知他是如何学会做饭的)。
       自始至终,他都绝口不提宫禁之事,所以在那里呆了那么久,谁也不晓得他是皇子。
       一晃就是半年,他的武功学得差不多了,其他和尚想和他比武,他却避而不应,又遭到一番嘲笑,和尚们都说他是个胆小鬼,白长了男人那个东西。
       他终于被激怒,奋起与斗,三两下就把侮辱他的那个和尚,打趴在地上。
       师傅点点头对他说,你可以出师了,说完赠给他一铁杖,留为他日纪念,又对他说,可持此横行海内。
       胤禛拜别众人下山,宫监、卫士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,瞬间聚集在他周围,黄罗伞也如约而至,和尚们都看呆了,这才知道他是皇子。
  •  
       胤禛是微服而行,绕了一个弯子,从山西回到京城的。
       途中他还遇到了太子宾客,那些人横行霸道,遇东西就抢,动不动就打人,却没人敢过问。
       胤禛实在看不过去,就问他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仗势欺人,一个恶少大声呵斥,你是什么东西,竟敢管闲事,难道你有三头六臂?
       胤禛用铁杖猛击其脑,把他脑壳打得粉碎,哼都没哼一声,倒地死去。
       打死恶少后,胤禛从容返邸,而这个消息,已被太子党人探知。
       当天深夜,太子派剑客入邸,行刺胤禛,当时胤禛正在诵经,一个喇嘛在旁侍候。
       突见窗外白光如练,上下无定,胤禛觉得奇怪,叫喇嘛出去看看。
       喇嘛却说,没事没事,他已叫某力士去办了。
       第二天早上,胤禛看到院中树枝皆如削,十多条猎犬全都没了脑袋,像被一刀削了那么整齐,数十步之外的小院中,则躺着一些武士的尸体。
       喇嘛说,这些都是剑客,技穷力竭,被咱们的力士杀了,今晚必有人来报复,我们应做好准备。
       当天晚上,大风自西而来,屋宇震摇,金铁鸣动,空中响起打斗之声,很多居民都听到了,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     黎明时分,太子宫中“热闹”非凡,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,有人去买棺木,数量还不少,人们却不知死的是什么人。
       胤禛府中也是这样。
       又过了一天,胤禛府中遍招京城喇嘛来诵经,说是要做七天道场,寺庙担心人数不够,竟找来一些乞丐充数。
       没多久,太子宫也派人去寺庙索要喇嘛,喇嘛们却被胤禛府中要去,寺庙无法从命。
       太子气得暴跳如雷,想把大喇嘛抓来杀了,大喇嘛急忙请命于国师,国师衔旨乞命,太子爷才罢休。
       太子认为是老四故意跟他作对,把门客都召来,对他们说,今晚不杀胤禛,我与诸君再也不见面!
       门客们又怕又忧,不晓得该咋办。
       太子的门客当中,也有和胤禛关系好的,偷偷把太子的话告诉胤禛,胤禛说,看来我和太子,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了,皇阿玛年纪大了,一旦祸成,恐伤其心。
       “罢了,罢了”,他叹口气说,“不如我暂时避他一避,等待机会,倘若我有天命,何愁不能取而代之!”
  •  
       胤禛收拾行装,正想再度“离家出走”,突然从蜀中来了个奇士,非见他不可。
       原来那位所谓的奇士,是之前在路上遇到的,因相互倾慕,便结为朋友。
       胤禛把他留下,盛情款待,和他摆各种龙门阵,喝着谈着,奇士突然作色道,皇子有急难,咋个不告诉我?
       你是咋个晓得的,胤禛奇怪地问,奇士说,他听说太子宫最近从海外来了个江湖术士,能用铁帽子于百里外取人首级,他们已经商量好,今晚就对皇子您动手,所以他赶紧来告诉他。
       胤禛问他怎么办,奇士说,在庭外准备一件袈裟,如张网状,他们的铁帽子飞来,必落其中,咱们就把它收了,留着自己用。
       胤禛从其言,果然得到了铁帽子。
       他却高兴不起来,闷闷不乐地说,如此被动防御,不是长久之计,何况防不胜防,我不想住在这里了。
       奇士说,可以把大喇嘛请来,和他商量,以便拿出一个稳妥的计策,胤禛答应了。
       大喇嘛请来后,奇士说了情况,大喇嘛问胤禛,事情是马上办呢,还是慢慢来,是要他死呢,还是要他活。
       胤禛想了想说,为皇父计,不得不缓,为皇兄计,又不得不让他活,大喇嘛点点头说,知道了。
       再说太子胤礽,因铁帽子术不凑效,胤禛安然无恙,他气恨交加,病倒在床。
       大喇嘛请求见他,对他说,他能用阿肌稣丸治他的病,胤礽瞪了他一眼说,你特么不是帮胤禛的吗,老子怎么敢吃你的药!
       大喇嘛说,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胤禛暴虐,众叛亲离很久了,现在又到处游荡去了,不敢回到京城,他家早就没人了,殿下若不信,可以问某喇嘛。
       他所说的某喇嘛,表面上是太子的亲信,实际上是大喇嘛的徒党。
       再说太子那些喇嘛,自从太子见铁帽子术不凑效,就性烈如火,不是打人就是杀人,不少人都遭了殃,群下人人自危,豢养的喇嘛们也不例外,所以很多喇嘛都有了二心,宁愿帮胤禛而不帮太子了。
       太子不知是计,真的去问那个喇嘛,该喇嘛说,大喇嘛那药,是从西天活佛之师那里搞到的,可治百病,服之必有效,至于胤禛嘛,若他畏殿下之威,再也不敢来见你了。
       太子不再怀疑,令大喇嘛进药。
       那时候,除了太子,胤禛已经把太子宫的人都买通了,无一人与大喇嘛为敌,“于是太子以孤掌之难鸣,受易性之狂药”,虽然有知情人,但谁也不告诉他实情。
       阿肌稣丸到底是什么东东呢——
       阿肌稣丸者本媚药,或兴奋剂,而兹则羼(掺杂)入猛烈之品,能使脑力失其效用,神经中枢为过度之激刺,亦不能制其百体,其形态遂类颠狂。
       当时,太子因病住在外邸,而且不近妇女,因此他服药后的颠狂状,宫中妃嫔都不晓得。
       三天后,太子的颠狂更严重了,大小便都无知觉,屎尿拉了一裤裆,臭不可闻,而且毁坏器物无数,御赐的佛像,也被他投毁无余。
       事情传出去后,太子妃大吃一惊,无术为之收拾后,才赶紧上奏康熙。
       康熙急忙派人去看,发现太子不但不复能成礼,连人都不认识了,动如烦躁的野兽,静如刚刚咽气的死尸,康熙不得不下诏废其储位。
       …
      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,康熙在北郊畅春园病逝,十二月二十,胤禛奉康熙遗诏即皇帝位,改元雍正。
  • 信息来源:汉周读书

    » 清朝庚子年大事记
    » 一句话点评大清12帝
    » 清朝有趣的历史冷知识
    » 清朝历史冷知识(1)
    » 清朝历史冷知识(2)
    » 清朝历史冷知识(3)
    » 清朝历史冷知识(4)
    » 清朝历史冷知识(5)
    » 清朝后宫冷知识11则
    » 清朝冷知识:多尔衮兄死娶嫂?雍正篡改圣旨?
    » 清朝冷知识9则:雍正派人作诗骂大臣
    » 清朝历史:7桩命案看乾隆的杀伐
    » 清朝历史:雍正杀年羹尧,绝非灭口那么简单!
    » 九子夺嫡,远比你想的惨…
    » 雍正冷知识:雍正夺嫡的一小段野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