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唐段子9则:自古多奇葩,南唐也不差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
  •  
       南唐烈祖李昪执掌朝政时,因为年轻,未有大的功绩,威望也不高,虽然能胜任本职工作,但朱瑾、李德诚、朱延寿、刘信、张崇、柴载用、周本、刘金、张宣、崔太初、刘威、韦建、王绾等人皆手握重兵,分别镇守各地,朝廷对他们总是不放心,担心他们不服管。
       李昪总觉得自己看起来不老成,不能服众,便打算让胡须和鬓发变个颜色,让自己快速变“老”。
       他的办法不是染发,而是服食丹药,须发竟然“一夕成霜”。
       后来,上述牛人入朝觐见,见了这个两鬓斑白,威严的“老革命”,果然敬畏有加,不敢有异图。
  •  
       侍郎朱巩发蒙读书时在广陵上学,老师要求非常严格,每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,都把下午上学时间规定得死死的,如果迟到,非打板子不可。
       朱巩虽然很听老师的话,然而回家路上一巷子里,总有一条恶犬挡道,他每次从那里经过,恶犬都要朝他狂吠。
       有一天,当那条恶犬再次对他狂吠时,朱巩整了整衣服,对恶犬拜了两拜,以祈求的口吻对它说:“请你别咬我,让我早点到学堂,不然老师要打我。”
       由于太过诚恳,朱巩说得“涕泗交流”,但恶犬依然狂吠不止。
      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当天晚上,那条恶犬就在家里暴卒了。
  •  
       升元(南唐烈祖李昪的年号,937年十月-943年二月)初,皇上率文武百官“参观”宫里的仓库,指着那些金帛说:“你们随便拿,能拿多少拿多少。”
       其他官员都“重载而去”,唯独蒋廷翊(不知是何官职,估计职务不高)仅拿了一匹细绢回家,别的什么也没拿,皇上从此对他刮目相看,不断提拔,“终尚书郎”。
  •  
       镇国将军何敬洙擅长弹射,为人勇敢果决,发达之前为鄂帅李简家僮。
       李简为人严厉刚毅,并“果于杀戮”,左右和仆人哪怕有点小过错,也不会得到他的宽宥。
       何敬洙曾于一个薄暮时分和同辈在小厅下嬉闹,一个老头取来李简最喜欢的砚台,对诸僮说:“哪个敢把他打破?”
       何敬洙厉声回答:“生死有命,我敢!”
       拿过砚台就向石阶砸去,一声巨响,砚台顿时粉身碎骨,其他人吓得看都不敢看。
       第二天,李简得知砚碎原因,愤怒到了极点,命令把何敬洙那小子抓来。
       李夫人素来贤明,知何敬洙有异相,将来一定很显贵,就把他藏在后堂。
       虽然过去了十多天,但李简依然怒火未消。
       有一天,李简在小厅独坐,一只乌鸦不停地朝他大叫,声音甚是凄厉。
       李非常讨厌,拂衣而起,来到后园池亭中,乌鸦尾随而至,一直不停地朝他大叫,李命家人多方驱逐,怎么赶都赶不跑。
       李简气得暴跳如雷,对左右说:“何敬洙那小子不是弹弓射得好吗?赶快叫他来把这个畜生干掉,老子赦他无罪!”
       何敬洙应召而至,“注丸挟弹,应弦毙之”,李简说话算话,果然赦他无罪。
       成年后,何敬洙被擢为小校,后来立了军功,又得到提拔。
       建隆初,何敬洙从江西移镇鄂州,到鄂州那天在小亭中也看到一只乌鸦,对着他叫,他对乌鸦说:“之前保住我性命的,难道就是你?”
       说完取出食物,放在掌中,乌鸦“翻然而下”,在他掌中啄食食物。
  •  
       张易为皇太弟门客时方雅率真,喜欢喝醉了“欺负”人,许多人都很忌惮他。
       一天,张易侍宴昭庆宫,储君拿出他喜欢的玉杯,亲自给张易斟酒,然后自顾自把玩他的玉杯,“有不顾之色”。
       张易顿时毛了,一把推开座位,大声责备:“殿下轻人重器,不但于德行有亏,恐怕还有悖圣人仁爱的宗旨!”
       说完,他从储君手里夺过玉杯,在殿柱上砸得粉碎,在座的人全都吓得变了脸色,储君则知道自己错了,连连向他表示感谢。
  •  
       南唐元宗李璟登基之初,整天不是和嫔妃鬼混,就是举办宴会,击球玩乐,经常乘醉命乐工杨花飞奏《水调词》。
       有一次,杨花飞只唱“南朝天子好风流”一句,而且一连唱了四遍。
       唱到第四遍的时候,李璟终于明白了他的用意,马上把杯子里的酒倒在地上,大喜,厚赐金帛,以表彰其敢言。
       从此他“改邪归正”,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政事上,终至国泰民安。
  •  
       翰林学士常梦锡刚直不阿,显贵的近臣从不正眼看他, 有人问:“下班后,你在家里何以为乐?”
       常梦锡回答得很干脆:“垂帘痛饮,面壁思过。”
  •  
       陈继善从江宁尹任上拜少傅致仕,搞了不少钱,成了大土豪,性格孤僻的他便建了别墅林池,不再出去当官了。
       他既不读书学习,也不与人来往,整天拿一把锄头,理小圃成畦,把一千多颗珍珠,像种蔬菜那样种在地里,然后又一颗一颗地捡起来...
  •  
       中书舍人韩熙载放旷不羁,每当发了工资,自己分文不留,想留也留不住,全都被几个小老婆瓜分了。
       他则身穿补疤衣裳,手上提一个篮子,打扮成乞丐模样,让门生舒雅拿着他的名片,挨个儿到小老婆院里去乞讨。
       韩熙载是北方人,到江南来做官,做了大官后,由于太忙,经常顾不上和婢妾那个。
       婢妾耐不住寂寞,就与人私通。
       给他戴了绿帽子的男人,还写诗纪念:
       最是五更留不住,
       向人枕畔着衣裳。

       描写和他女人私通的情景。
       老韩却也不介意。
  • 信息来源:历史老师王汉周
    素材源自《南唐近事》

    » 五代十国14条历史冷知识
    » 五代十国庚子年大事记
    » 南唐段子9则:自古多奇葩,南唐也不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