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历史冷知识(17)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!
  • 粱启超才高八斗,笔锋所至,左右逢源,挥洒自如,情溢纸外。梁当年赴美讲学,带一贴身女秘书临场翻译,时间久了,两人不免产生感情,梁时有艳诗出,多被海内外报纸刊发。其师康有为知之,大怒,函责梁任公。于是,梁敛声屏气,不再随便造次。
  • 梅贻琦嗜酒,并且在这一点上也堪称“君子”,以至于被酒友们尊称为“酒圣”。考古学大师李济回忆:“我看见他喝醉过,但我没看见他闹过酒。这一点在我所见过的当代人中,只有梅月涵先生与蔡孑民(蔡元培)先生才有这种'不及乱'的记录。” 梅贻琦从1931年起担任清华大学校长,在他任校长之前,清华师生赶校长、赶教授是家常便饭,校长在任时间都不长。但梅却未遭遇此等事。有人问梅贻琦有何秘诀,梅说:“大家倒这个,倒那个,就没有人愿意倒梅(霉)!”
  • 1920年年初,正在寒假中,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经亨颐突然被调职,改任浙江省教育厅视学,从而引发了震动一时的“浙一师风潮”。当时,曹聚仁以全体学生的名义,用不无稚嫩的白话文写了一封信给校长,表达他们内心的惊惶和期望:“自从你去了以后,我们连日的呼号叫嚣,好像小孩子失了慈爱的母亲一样。……回想从前的时候,我们常常问你:'这是什么?这为什么?这究竟怎样?'你总常常恳切地指导我们,慰贴地爱护我们,并且以身作则用自治自励的精神勖勉我们,我们多少有趣!……经先生啊!你不单是我们的校长,简直是我们慈爱的母亲!……救救孩子们呀!救救孩子们呀!” 第二天,经亨颐同样用白话文给学生回信:“诸弟:我昨天接到你们的信,一字一泪,使我黯然伤心,说不出话来!'母亲'一语,实在当不起。你们把这句话表示无限感情,我就用这句话来比仿,声诉我的苦衷。这母亲是可怜的,是黑暗家庭里三代尊亲婆婆压力以下的媳妇。还有许多三姑六婆搬弄是非……”
  • 20世纪20年代初,出家的李叔同赴宁波绕道上虞,经亨颐历来敬重李的学问与人品,立刻携夏丏尊中途截人。李叔同开始不允,后来经不起苦劝,才答应在白马湖畔小住。那些日子除了殷勤款待,经亨颐还筹集资金,以最快的速度在湖边山腰盖了两间小屋,希望借此使李叔同常住,以便学校师生随时亲炙。白马湖边的这两间小屋就是“晚晴山房”。
  • 叶公超在某校任教时,邻居为一美国人家。其家顽童时常翻墙来骚扰,叶不胜其烦,出面制止,顽童不听,反以恶语相向,于是双方大声诟谇,秽语尽出。其家长闻声出视,公超正在厉声大骂:“I'm Grown you with apoyo fghit!”(我要把一桶粪浇到你的头上!)那位家长听得之后却并无怒容,反倒是问道:“你这句话是从哪里学来的?我有好久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了。你使我想起我的家乡。”原来叶在美国读书时,一直认为学一种语言,一定要把整套的咒骂人的话都学会,才算彻底。
  • 有一次,黄侃预定上好的酒席一桌,点香燃烛,将刘师培延至上席,叩头如仪行拜师大礼,从此对刘称老师。当时许多人很奇怪,因为黄比刘只小一年零三个月,两人在学界齐名,有人还认为在学问上黄胜于刘。黄侃对此解释说:“《三礼》为刘氏家学,今刘肺病将死,不这样做不能继承绝学。”
  • 王敬义每次离开梁实秋家的时候,总要偷偷在其门口留下一泡小便才去。梁实秋对此一直装作不知。有一天,王自己憋不住了,自我曝短,但又不乏得意之情地问梁实秋:“每次我都撒泡尿才走,梁先生知道吗?”梁微笑着说:“我早知道,因为你不撒尿,下次就找不到我家啦!”
  • 1942年,当时的教育部授予汤用彤《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》一书以最高学术奖,汤很不高兴,对同事说:“多少年来都是我给学生打分数,我的书要谁来评奖。”
  • 清末民初,蔡元培为北大校长,事务冗繁。有一次,北大学生因为不肯交讲义费,几百人聚集要求免费。蔡先生坚持校纪,不肯通融以致秩序大乱。于是这位身材矮小、瘦巴巴的文人,站在红楼门口,挥拳作势,怒目大声喊道:“我跟你们决斗!”包围他的学生只好纷纷后退。
  • 1929年,刘文典在安徽大学当校长,支持进步学生闹学潮。蒋介石到安庆召见他,责令刘交出共产党员名单。刘文典说:“我只知道教书,不知道谁是共产党。”蒋说:“你这校长是怎么当的?不把你这学阀撤掉,就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!”刘毫不相让:“提起总理,我跟他在东京闹革命时,还不晓得你的名字哩!”
  • 沈从文在北大,旁听最多的大约是日文课,因为那时他和刚结识不久的朋友丁玲、胡也频都梦想着能去日本留学;另外,他还听过国文课、历史课、哲学课等。有一次,沈从文甚至假冒正式生坐进考场,居然考及格,还得了3角5分钱奖金。
  • 1946年10月10日,梁漱溟从南京到上海去见周恩来,促其回南京继续和谈。11日夜,梁由上海回南京,次日清晨到南京,下车一见报,看到国军已攻下张家口的消息,不禁惊叹地对记者说:“一觉醒来,和平已经死了!”此语一时为媒体广泛引用,成为痛斥蒋介石背信弃义的经典话语。
  • 蔡元培赴德,参观罐头公司,有制牛肉罐头,见一群牛入机器后,肢解块分,最后推出即制成罐头,乃以为残忍,自此不再食牛肉,终身吃素。
  • 张作霖一日带护兵出门闲逛,忽然一声惊雷“卖包子咧”,声震屋瓦,把大帅吓了一大跳。大帅大怒,吩咐护兵将小贩拿下,口称自己要当众枪毙这个惊扰大帅的刁民。大帅掏出枪,“砰”一声枪响,小贩吓得魂不附体,然并未丧命。原来大帅是向天开枪。大帅收枪,笑对小贩:“奶奶的你刚才要吓我一跳,老子也要吓你一跳。”
  • 张作霖顾问本庄繁回日本省亲时,曾要张作霖题字留念,张要本庄繁次日来取,对联曰:“睡卧美人腕;醒掌天下权。”最后署:“张作霖手黑。”秘书在一旁提醒,说墨字下面还有一个“土”字呢。张听后说:“他妈拉巴子,混账!你知道什么,这中国的土我怎么能随便叫日本人带走呢,这叫做寸土不让。”
  • 第二次直奉大战动员会议上,冯玉祥对着吴佩孚表决心。突然停电了。吴心里嘀咕:老冯会不会成二五仔?后冯果然投奉叛吴。
  • 吴佩孚有位将领名为胡景翼,不过是中等身材,可是极胖,脸呈葫芦形,上锐下丰,三重下巴。从前的轿车很特殊,因为他肚子特大,车门挤不进去,所以他的汽车是敞篷的,捧着肚子让过半截车门,才能上车。其副官偷偷跟人说,他们军长曾经被吴玉帅关了半年禁闭,一间小屋只能起坐不能行动,天天猪油拌饭,过着填鸭子的生活,等到出狱,就胖成这样了。 虽然此公向来食量大,作起战来,一顿饭可以吃三天粮食,但遇上战况紧急,三天不进饮食,也照样撑得住。
  • 曾任四川督军的刘存厚,号称一生笃信我佛,常念珠不离手,佛号不离口。然此公反复无常,先附蔡锷,后附张勋、段执政,时人号为“刘厚脸”。后孙先生派干将樊孔周入川活动,意图推翻刘存厚。刘督军怒而亮剑,派人刺杀了樊先生,并将其射为蜂窝,坊间遂有“樊孔周周身是孔,刘存厚厚脸犹存”之语。
  • 黄埔军校,陈赓与关麟征同学同期,某次整理队列,教官快走近关麟征时,陈赓忽然对关做一鬼脸,关忍不住笑了出来,被教官看见,一耳光下去。待到教官看陈赓时,已是严容肃貌,一本正经。
  • 国军的装甲兵是当时陆军中少有的技术兵种之一,而且有时任装甲兵司令部参谋长的蒋二公子罩着,自然是天之骄子。无奈国军上下捞钱的本事早臻化境,以二公子之尊也莫可奈何。战车某营与装司同住一个营区,这个营每日所食的都是冰雪般剔透的一锅汤,汤里浮着几块翡翠般晶莹的萝卜,士兵们的脸色大致与此汤相差无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