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历史冷知识(18)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!
  • 蒋介石一生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权谋超过袁世凯。尤其是削弱地方势力成绩卓著,其中如山西的阎锡山、四川的刘湘,都是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,从来没有人能奈何他(刘文辉、刘湘叔侄之间争夺,最后还是刘湘占优势),但碰到了蒋介石,就都被搞得四分五裂,不是土崩瓦解,就只得抱残守阙。蒋介石在抗战之前所办的庐山“军官训练团”的确收极大的效果,许多地方集团的中级将领(师旅长)到庐山受了几个月的训,心就变了,倾向于蒋介石了。蒋介石的喽啰们,说是“由于委员长的人格伟大,他们受了委座的精神感召,所以心悦诚服地归向中央”。
  • 民国二十五年夏,蒋介石用二千余万元收买陈济棠的空军,有人计算一下,比买新飞机还要贵三四倍,说这个买卖犯不着做。蒋介石说:“你不会算帐,这个买卖并不吃亏,而是便宜的——我们买一架新飞机,只能抵他一架,现在把他的收买过来,我多一架,他少一架,当然一架要抵两架的价钱;单有飞机还不中用,一定要有人,训练一个空军人员,比买一架飞机的钱还要多,我训练一个,也只好抵他一个,收买他一个,则我多一个,他少一个,自然一个要顶两个。”因为蒋介石精明到此地步,于是陈济棠的“天南王”就垮台了。
  • 民国十九年蒋冯战争的导火线就是待遇不公,那时蒋介石与冯玉祥换过兰谱不到三年,电报往来,称兄道弟,冯电蒋质问何以对西北军(那时称二集团军)待遇不公,蒋介石复电申述两大理由:第一,二集团军生长西北,向来苦惯的,苦些也不要紧,不妨事;一集团军(蒋自己统率的)生长东南,就苦不得。第二,二集团军是冯亲自训练,有刻苦作风,生活苦些无妨;一集团军就不行。蒋介石还说过去所以推兄为军政部长,即希望兄能以西北军之艰苦作风贯彻于全国军队。言外之意就是说:“我的一集团军所以不能吃苦,必须待遇高些,这个责任就要你冯五祥负。”
  • 蒋介石喜欢唱歌,不但每天必唱,而且有的时候能唱相当长的时间,颇为自我陶醉。警卫人员都听过他的歌。蒋不唱京剧,不唱一般的歌曲,只唱三样:军歌、党歌、国歌。如果唱国歌多的时候,就比较正常,如果唱军歌多的时候,那就是比较有麻烦了。党歌,一般都是有纪念日的时候才唱。蒋的嗓音一般,但是就是这几首歌,居然百唱不厌,或许也是一种休息吧。奇怪的是蒋在公开场合从来没有唱过歌。
  • 【民国先贤:梅贻琦】首届清华庚子赔款留学生;27岁任教清华;42岁任清华校长;战乱中执掌昆明西南联大。提出"通识为本,专识为末"的教育思想,反对党化教育,提倡学术自由。55年由美赴台创立新竹清华大学。73岁去世,他随身的皮箱装着帐目清晰的清华庚款,其医药费和丧葬费由清华校友师生捐献。
  • 非北洋系出身的蒋百里在留学德国归来之后,受袁世凯之邀担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校长,但段祺瑞却大为不满,对保定军校的运作不予配合。蒋百里愤于军校学风浮躁,且向陆军部请求拨款未果,于是1913年6月18日凌晨5点就召集全校两千余名师生紧急训话。其身着黄呢军服,腰挂长柄佩刀,足蹬锃亮马靴,站在尚武堂石阶上一脸沉痛:“初到本校,我曾宣誓,我要你们做的事,你们必须办到;你们希望我做的事,我也必须办到。你们办不到,我要责罚你们;我办不到,我也要责罚我自己。现在看来,我未能尽责……你们要鼓起勇气担当中国未来的大任!”随后,即拔枪往自己胸口开了一枪。幸而一位下属眼明手快推了他一下,所以这一枪没有致命。
  • 蒋百里在民国时被誉为五百年才出的一个军事天才。既是兵学家,又是国学家,其祖父是海宁藏书名家,一生风流倜傥,身边名士云集。刻印《别下斋丛书》《涉闻梓旧》等多种书籍流传于世。1901年,蒋百里东渡扶桑留学,当选为中国留日学生大会干事,并组织“浙江同乡会”,又于1903年2月创办大型综合性、知识性杂志《浙江潮》,行销国内。鲁迅先生积极支持《浙江潮》,每期都给亲友阅读,他的第一批作品《斯巴达之魂》等,即发表于《浙江潮》,身陷上海狱中的章太炎先生的诗文也在该刊登载,《狱中赠邹容》一诗万人争诵。
  • 北洋时代,参谋总长张怀芝几乎从不到部办公,也不发薪水,部员无事可做,整天下棋看报,喝茶聊天。张总长过年难得到部团拜一次,即被部员包围索饷,声称,快饿死了。张总长悠悠答曰:你们觉得肚子饿了,赶快把裤腰带煞煞就不饿了。又有参谋本部部员中有被欠薪17年之久的,以至于某宪兵少校连长被撤职后,向陆军总长索要历年欠薪两千元,总长无奈,又让他回宪兵司令部任中校科员。
  • 蔡锷将军是个有中国传统道德的军人,其在1911年年初调云南,任新军第十九镇第三十七协协统时,闻得武昌起义成功的消息,便秘密约集同志刘云峰、刘存厚、唐继尧、韩凤楼、沈汪度、殷承献、雷飚、黄永社等计划响应,预定于12日发动。众人推蔡为总指挥,以新军为骨干。不料事迹泄露,9日云南总督衙门的总文案熊范舆、刘显冶把新军不稳的消息密告云南总督李经羲和统制钟麟,李、钟会商后拟下令解散新军以杜绝乱源。蔡等知道事机迫切,千钧一发,遂约同李根源率讲武堂学生自西北攻城,蔡自己率部攻东南门,此战之中,其深感李经羲对他恩深义厚,不忍迫以炮火,所以在发动攻势的同时,即函请熊范舆火速请李经羲迁赴法国领馆避难。第二天革命军攻占了昆明全城,军政学商各界集会公推蔡为“大汉军政府云南都督”,设都督府于昆明城内的五华山,都督府下设军政部、参政部、军务部。云南本赖中央协饷,云南独立,协饷来源断绝,所以革命政府成立后,第一要务是财政上的节约。蔡自定都督月津60元,都督府全体官兵月饷3300余元,并设立富滇银行以维持金融。
  • 抗战后,国民党政府欲裁撤编余军官,此举激发大大的不满。于是当时在编余军官中开始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打油诗:“活路走不通,去投毛泽东。此处无人要,延安去报到。”“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处处不留爷,爷爷投八路!”
  • 日军无条件投降,第一百军军长李天霞提前返回部队驻地湖南邵阳。但不想其妻罗璐于10月11日擅自驾驶美国吉普去慰问伤兵,不幸途中与压路机相撞,车毁人亡。为此李天霞举行隆重追悼会,友军将领和地方政要均出席。届时一批新入伍的女政工队员充当招待,其中一位姑娘在李的视线中定格良久,此女芳名岳景华,年龄18岁,原长沙周南女中学生。李天霞令其就地休息待命,而后让她坐上吉普车随浩浩荡荡的出殡队伍去“卓刀泉”公墓。放在今天看来这一幕多少有些“新人笑旧人哭”的意味。但是只要妙笔生花,这一段有违人常的恋情自然又可表述为“大丈夫不可一日无妻”、“革命军人的万丈豪情”云云。
  • 教授费巩,极有才子气,一度对竺可桢不满,开教务会时,当面冷嘲热讽:“我们的竺校长是学气象的,只会看天,不会看人。”竺可桢却微笑不语。后来,竺可桢不顾“只有党员才能担任训导长”的规定,认定费巩“资格极好,于学问、道德、才能为学生钦仰而能教课”,照样请他做训导处长。
  • 1919年1月9日,林语堂与廖翠凤结婚。婚后,林在征得廖翠凤的同意,将结婚证书烧掉了,对此举,林语堂先生说“结婚证书只有离婚才用得上”。烧掉结婚证书,表示了他们永远相爱、白头偕老的决心。婚后不久,林语堂和廖翠凤到美国哈佛大学留学。在哈佛读了一年,助学金却被停了,林语堂只好前往法国打工,后来到了德国。先在耶鲁大学攻读,获得硕士学位,又到莱比锡大学攻读比较语言学。经济困难时,廖翠凤只得变卖首饰以维持生活。终其一生,林语堂在操守上也是绝对纯洁的。美色当前,欣赏一番,幽他一默,亦不讳其所好,惟不及乱耳。 林语堂在回忆自己和廖翠凤的夫妻感情时曾经说过:“只有苦中作乐的回忆,才是最甜蜜的回忆。”他又说:“婚姻犹如一艘雕刻的船,看你怎样去欣赏它,又怎样去驾驭它。”
  • 某天,张慧剑与《东南日报》编辑黄萍荪共饮一小壶绍兴酒。张慧剑取出自己写的一篇小稿,那张十行笺上寥寥几行毛笔字,写的是“病三年!嫖三年!醉三年!穷三年!乱三年”! “病三年”指称病不出的浙江省政府主席的鲁涤平;鲁涤平侄子鲁岱,此人嗜色如命,因此叫“嫖三年”;而“醉三年”者,则指民政厅长吕必筹,此人好杯中之物,自朝至暮,醉多醒少,属下以报告进呈,其居然“吃一杯再批,吃一杯再批……”最后又说“你就代劳吧”饮酒如故;而“穷三年”者,则指财政厅长杨绵仲,此公报人出身,善属文小有才气,然而理财非其所长,开源谈不上,节流更不通,以致省库空空如洗;“乱三年”者是指建设厅长曾养甫,此公好讲大话,且是CC系干将,虽是建设厅长却无能力,以至搞得到处乱糟糟。
  • 吴鼎昌先生主持黔政期间,正值八年抗战,而贵州是抗战后方。在这特殊的历史背景下,吴鼎昌提出开发贵州、支援大西南的口号。首先将国民党官僚资本引入贵州,组织贵州企业公司及农工商调整委员会,继而在贵州建立起各种地方官僚资本企业,包括化工、煤矿、商业等各种行业约二十家,投资金额数亿元。从而使素有“人无三分银”的贵州成为商贾云集、经济流通的后方基地,有力地促进了贵州生产力的发展。吴鼎昌还注重发展教育,创办贵州大学、贵阳医学院及贵阳师范学院使贵州教育得到了空前的发展。其有句名言,“政治资本有三个法宝:一是银行;二是报纸;三是学校,缺一不可”
  • 晚清以来,随着社会历史条件的深刻变化和大规模的西学东渐,诸子之学的研究逐渐兴起。特别是“五四”前后,诸子研究蔚然成风,也是在这一背景下,钱穆从子学入手,研究先秦诸子思想及诸子事迹考辨,最终完成了中国近代学术史上的名作《先秦诸子系年》。这部著作对先秦诸子年代、行事及学术渊源,以及对战国史的研究,都作出了极大的贡献,深得学术界的好评。陈寅恪称其“极精湛”,“自王静安(国维)后未见此等著作”。顾颉刚则称赞其“作得非常精炼,民国以来战国史之第一部著作也”。
  • 大总统黎元洪视察陆军检阅使署,检阅使冯玉祥告苦:军队生活太苦,军士每天吃的都是小米饭,希望多给些粮饷。黎总统答:小米最富营养价值,多吃头脑清楚,我很爱吃。
  • 1920年江苏督军李纯忽然死亡,原因成谜。接任督军的齐燮元称李纯系因对时局失望,愤而自杀。督军署秘书长周嵩尧认为李纯无论自杀他杀,齐都有重大嫌疑,坚决不予留任。齐燮元为此颇觉丢人,在周的辞呈上批“老友弃我”,并赌咒“李纯如是我刺死,将来一定在南京吃卫生丸子(子弹),不得好死”。抗战胜利后,齐燮元果以“汉奸”罪名在南京雨花台被枪决。
  • 1923年,大总统黎元洪与欲为总统之直系领袖曹锟交恶,直系断绝黎大总统私宅水电,冯玉祥并派兵包围之。农商总长李根源天天去黎宅,称“保护总统”,但他一个卫士不带,只带了个京剧名角程砚秋。
  • 直奉战争时,有人向曹锟进言,称直军大将王承斌系奉天人,有可能通奉。王得知后,对曹及身旁人说:“奉天是我的娘家,直隶是我的婆家,哪个出了门子的姑娘,能够顾娘家不顾婆家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