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历史冷知识(6)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!
  • 张宗昌有很多外号,其中一个是大作家鲁迅亲自封的,叫三不知将军。这三不知指的是,一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,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,三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。
  • 梁实秋听梁启超演讲,见任公走上讲台,打开他的讲稿,眼光向下面一扫。然后是他极简短的开场白,一共只有两句,头一句是:“启超没有什么学问,”眼睛向上一翻,轻轻点一下头,“可是也有一点喽!”
  • 《新青年》原由陈独秀一人主编。为扩大编辑力量,从第六卷起,《新青年》改由陈独秀、胡适、李大钊、刘半农、钱玄同、陶孟和六人轮流编辑。轮到陶孟和负责编辑的那一期,周作人送去一篇译稿,是日本作家江马修的小说,题目是《小的一个人》。周作人也觉得题目不符合中文的读写规范,但无论如何总是译不好,陶孟和见后,给他添了一个字,改作《小小的一个人》,意思不变,也符合中文的表达习惯。周作人对此记忆犹新,认为陶孟和是自己的“一字之师”,还在《知堂回想录》中专门记录此事。
  • 为了保护教学工具,大家“在地下挖一个洞,放一个50加仑的大汽油桶摆在里头,上面有个铁盖子,把试验做完了,就把灵敏元件拆下来,还有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,比如说标准电池什么的,都放在一个铁桶里,盖上盖子,这样日本人飞机轰炸也不怕了,当时炸弹是小炸弹,就50磅一个,不像现在大炸弹,一炸什么都完了。最多把房子炸塌了,它藏在里面没关系。”
  • (西安联大)轰炸便一直是这批学人首先要面对的现实问题。金岳霖总是拎着皮箱跑警报,皮箱里是他和别人的通信;吴宓跑警报的时候,总是在路上帮助女同学,大家说,这是吴宓教授的“贾宝玉”情节;也有老师和同学带着论文去跑警报,在防空洞里做学问,一刻也不耽误。
  • 西南联大成立了两年,梁思成为学生盖的新校舍才建成。校舍很简陋,教室的屋顶是铁皮的,有的时候下雨,铁皮的声音很大,有的老师讲课,下面根本没法听了,雨的声音太大了,老师就在黑板上写着“静坐赏雨”。
  • 1942年,教育部决定给25位著名教授,每人发放一笔“特别办公费”。令人震惊的是,这些教授都拒绝了。拒绝的理由是:“抗战以来,从事教育者无不艰苦备尝,十儒九丐,薪水尤低于舆台,故虽啼饥号寒,而不致因不均而滋怨。”后来,孔祥熙拨十万大洋给学校改善条件,但联大师生经过全体投票,一致同意:“将这笔钱捐给昆明人民,以报收留之恩。”
  • 刘半农先生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之一,他曾提倡俗文学,曾编“骂人专辑”,在《北京晨报》上刊登启事,征求“国骂”,并不惜以身试骂。先是赵元任用湖南、四川、安徽等地的方言将他骂了一顿又一顿,随后周作人也用绍兴话将他痛骂一通,待到他去上课时,学生们也在课堂上用各种方言轮番骂他。
  • 1922年3月4日,梁启超应北京大学哲学社邀请,到北大第三院大礼堂作演讲,题为《评胡适的〈中国哲学史大纲〉》。为了扩大影响,梁启超事前在报纸上登了一则启事,大意是说,凡是想前往听演讲的当备该书一册,消息一出,商务印书馆所存该书销售一空,向各分馆求援仍然供不应求。第二天,胡适也来到会场听讲。演讲最后,梁启超总结性地说:“这部书讲墨子、荀子最好,讲孔子、庄子最不好,总说一句,凡关于知识论方面,到处发现石破天惊的伟论,凡关于宇宙观人生观方面,十有九很浅薄或谬误。”讲到这里,梁启超转过头来对胡适说:“适之,你说是不是这样,我没有造谣吧?”会场里哄堂大笑。
  • 有一次大家为梁实秋的生日摆“寿宴”,宴后他兴致不减,一定要冰心在他的一本簿册上题字。冰心那天喝了一点酒,略一思索便挥笔而成,她写道:“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,不论男人或女人。花有色、香、味,人有才、情、趣,三者缺一,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。我的朋友之中,男人中只有实秋最像一朵花。” 这时,围在书桌旁边的其他男士们大为不满,都叫着说:“实秋最像一朵花,那我们都不够朋友了?”于是冰心说:“稍安毋躁。我还没有写完。”接着笔锋急转,继续写道:“虽然是一朵鸡冠花。培植尚未成功,实秋仍需努力!”
  • 章太炎是最早刊登征婚启事的名人之一,有人问他择偶的条件,他说:“人之娶妻当饭吃,我之娶妻当药用。两湖人甚佳,安徽人次之,最不适合者为北方女子,广东女子言语不通,如外国人,那是最不敢当的。”后经过蔡元培介绍,与汤国梨女士结为夫妇,婚礼当天,皮鞋左右颠倒,一时大窘。
  • 辜鸿铭有一个怪癖,就是恋小脚癖。每次都以寻访三寸金莲,嗅小脚臭味为乐。据说每一嗅及,文思大发。对此他还有一番奇谈怪论:“小脚女士,神秘美妙,讲究的是瘦,小,尖,弯,香,软,正七字诀;妇人肉香,脚惟一也,前代缠足,实非虚政。”对于“脚香”辜鸿铭是怎么说的呢?“女人之美,美在小足,小足之美,美在其臭,食品中其臭豆腐,臭蛋之风味,差堪比拟。”(给我拿个盆,我要吐!!!)
  • 大家都知道辜鸿铭最幽默的“婚姻茶壶理论”吧。辜鸿铭公开主张一夫多妻,他说“人家家里只有一个茶壶配上几个茶杯,哪有一个茶杯配上几个茶壶的?”可非常讽刺的是,现实生活中辜鸿铭是一个非常惧内的人,他还有一句名言:“老婆不怕,还有王法吗?”(有人曾经辩论过“为什么要把男人比作茶壶女人却是茶杯?女人就不可以是茶壶吗?”......辜老一句话“带把儿的是茶壶”终结对话)
  • 冯友兰在美国读书时,有一次在杜威家里吃饭,看见报纸上说孙中山与张作霖合作了。杜问冯:“孙中山已经上过很多当了,为什么还要跟军阀合作?”冯无语。后来杜说:“历史中的斗争,是靠实力进行的,没有实力,专靠理论,是不行的……实力有两种,一种是刀,一种是钱……孙先生在当时,经常同军阀联系,为的就是想把他的理论同刀和钱联系起来。”“钱也有了,刀也有了,就有了1927年北伐的胜利。”冯总结道。
  • 金岳霖与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是很好的朋友。梁思成说:“我们三个人始终是好朋友。我自己工作遇到难题也常去请教老金,甚至连我和徽因吵架也常要老金来'仲裁',因为他总是那么理性,把我们因为情绪激动而搞糊涂的问题分析得一清二楚。”
  • 辜鸿铭曾劝西方人若想研究真正的中国文化,不妨去逛逛八大胡同,因为从那里的歌女身上,可以看到中国女性的端庄、羞怯和优美。对此,林语堂说:“辜鸿铭并没有大错,因为那些歌女像日本的艺伎一样,还会脸红,而近代的大学女生已经不会了。”
  • 黄侃在门上挂了一个小木牌,上面写“座谈不得超过五分钟”。有一次,女学生舒之锐和程俊英去黄侃处借阅杂志,见到木牌后即准备离去,黄侃说:“女学生不在此限,可以多坐一会儿。”
  • 民国四大美女:陆小曼、林徽因、周璇、阮玲玉;民国四大才女:吕碧城、萧红、石评梅、张爱玲。
  • 民国四大美男:蒋介石、梅兰芳、周恩来、汪精卫;民国四大公子:张伯驹、袁克文、张学良、溥侗;民国四大才子:徐志摩、郁达夫、邵洵美、 戴望舒。
  • 徐志摩与民国名将蒋百里为亲族,曾共同组织新月社。在徐志摩经济最为拮据的时候,蒋百里将自己在北京的寓所交徐志摩出售,帮其渡过难关。1930年蒋百里受牵连入狱,徐志摩竟然扛上行李到南京陪蒋百里坐牢,一时天下轰动,新月社的名流纷纷效仿南下,一时“随百里先生坐牢”成了时髦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