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历史冷知识(11)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!
  • 张宗昌素有“长腿将军”之称,时人曾议论说他胸无城府。有人说他是“三不知”将军,即“一不知军额多寡,二不知姬妾若干,三不知顾问、谘仪、聘委之总数。”张宗昌实在是民国历史上寥寥可数的几个混账军阀之一。
  • 一次,冯玉祥与属下几人闲谈。闲聊中忽有电话来,某军长接后,报告说:“总司令,是某师长的电话,他要求总司令发几文饷,问问总司令今天脾气怎么样?”冯玉祥听后,笑道:“你告诉他,我今天发热发昏,脾气极坏,见人就骂,叫他不要来碰钉子。”冯此话一出,在座的人都笑起来。
  • 中原大战时,一次,冯玉祥在阎锡山处吃火锅。有一件事颇有意思,即战事消息胜利的一天,冯等火锅里的内容比较丰富,有肉圆、鱼片、海参、鲍鱼等。若是国民军打得不好,火锅里就只能见到粉条、白菜、豆腐了。所以,每次食客吃火锅,总是开玩笑说:“看看今天前线消息如何吧!”说完,大家捧腹大笑。
  • 韩复榘跟随冯玉祥多年,受其影响,喜好以人治代替法治。韩主豫时,每日朝会必亲自带领政府官员跑步十五分钟。官员中稍有落伍者,韩必大骂,重则罚跪,轻则鞭笞。一次,某技术官员因跑步姿势不对,被韩当众惩罚。这人不肯应命,韩大骂:“混账王八蛋,再不跪下,就打断你妈的腿。”这人被吓到,不得不跪,事后说到:“这碗饭到底不易吃,不如归去吧!”
  • 在台湾做外交部长时,叶公超脾气之大,也是部中出了名的,其副手——政务次长胡庆育曾这样描述叶公超的脾气:“他的一天有如春夏秋冬四季,你拿不准见他时会遇上哪一季,大家凭运气,可能上午时还好,下午就被骂了出来。”
  • 辛亥革命时,在女侠秋瑾(1875年11月8日-1907年7月15日,就义于绍兴轩亭口,年仅32岁。中国首位女权运动者、民主革命家;孙中山称秋瑾为"最好的同志秋女侠";题词:"鉴湖女侠千古巾帼英雄";楹联:"江户矢丹忱,感君首赞同盟会;轩亭洒碧血,愧我今招侠女魂!")的影响下,民国的女子都开始变得彪悍。有很多大姑娘书也不读了,跑去参加女子军事团、女子光复团、女子北伐团,还有的组织了一帮老少娘们儿,搞起了女子尚武会、女子决死队、女子暗杀队等。谁说女子不如男?
  • 1935年,绥远(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蒙古自治区中部)忽有一名为“一心堂”的邪教出现,鼓动农民变卖家产入教,并称“先卖惹人笑,后卖没人要”,一时间,无数人倾家荡产。现如今,房地产开发商也常对人讲:“要让先走的人得奖、不让后走的人沾光;要让闹丧的人后悔,不让善良的人上当!”如出一辙。
  • 加勒比海盗算神马、索马里海盜算神马?看看民国时的“海盗皇后”谭金娇(广东惠阳县南津乡人),盘踞珠江口大亚湾,横行海上数十年,劫持外洋轮船上百艘,“美西利”号、“修顿”号、“安东”号、“新华”号、“太益”号、“庐山丸”号等,谭金娇令海内外船主、加勒比海盗、索马里海盗闻风丧胆,甘拜下风。
  • 据说,民国初期到北京八大胡同嫖妓的人大多是两院一堂,两院是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的议员,一堂便是北京大学堂的学生。
  • 清末民初,有人劝吸鸦片的人,“你们就吸吧,吸鸦片有三大快:穷得快、瘦得快、死了抬着轻快!你们真是作死啊!”瘾君子反驳说:“你才作死,其实还有一快,你不知道,那就是爽得快!”
  • 施剑翘(安徽桐城人;生父施从滨,1925年秋,时任奉系第二军军长,奉直战争在交锋中兵败受俘,被孙传芳枭首于蚌埠车站,暴尸示众三日)1935年11月13日,她执枪报仇杀死孙传芳后,一审被法院判有期徒刑十年,二审减为七年,施不服,再次上诉。这期间,多地民众声援施,赞其有女侠之风,法院应当判其无罪。施说,若真的不能无罪释放,自己便在狱中写小说。1936年10月21日,施被无罪释放,有不少市民放鞭炮庆祝。
  • 中原大战后,张学良得胜进京,过起了醉生梦死的生活,每天除了抽大烟就是跳舞,偶尔找女明星胡蝶睡觉,一次二十万。吴佩孚很看不过去,劝小张再整两个师,以备不测。小张说:“哪儿有钱啊?”吴说:“故宫那么多宝贝,随便卖几个就是一大笔钱。”小张说:“这是国家财富,不能擅动。”吴大失所望,愤然而去,“孺子无谋也!”
  • 张勋与康有为共进晚餐。老张说:“圣人,你看我名为张勋,如今果然建了不世之勋啊!”老康说:“我名有为,今天也大有作为啦!不过,以后我肯定会更有大为的!”老张脸一沉,说:“你还有什么大为?难不成你将来还想做皇帝吗?”老康忙说:“不敢不敢,做圣人就可以了。”
  • 周作人这样说:“我是一个嗜好颇多的人。假如有这力量,不但是书籍,就是古董也很想买,无论金、石、瓷、瓦,我都是很喜欢的。”
  • 复辟第二天,张勋(军阀,外号:“辫帅”;1917年以调停"府院之争"为名,率兵进入北京,于7月1日与康有为拥溥仪复辟,但12日为皖系军阀段祺瑞的"讨逆军"所击败)下令让全城百姓于门外一律挂龙旗,不从者枪毙。有钱人倒好,可以买龙旗,或者用绸布绘制,穷人就没法了,只得买纸自个儿画龙。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画龙的,有的人画的画像毛毛虫,有的像蛇,有的给龙加了十几只脚,像蜈蚣。
  • 张謇(清末状元,中国近代实业家)和袁世凯对饮,酒过三巡,老袁说:“其实,若以中国政教合一而论,应该仿照罗马教皇那样,万世传统皇帝,当属孔子后裔衍圣公孔令贻;若以革命排满而论,则皇帝当属朱家后人延恩侯朱煜勋当之。” 张说:“如此说来,那旅长孔繁锦、总长朱启钤都可以当皇帝,你就次之了,八杆子都打不着你,你还凑什么热闹?”老袁连连摇头:“跑题了,跑题了。”
  • 李苦禅(1899年1月11日-1983年6月11日,画家、美术教育家)一开始不出名,1925年,李在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学习。有一次,校长林凤眠(享誉世界的绘画大师,是“中西融合”最早的倡导者和最为主要的代表人,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开辟者和先驱,1925年回国后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)参观毕业生画展,偶然看见署名“李苦禅”的画作,惊道:“噫!我怎么不知道咱们艺专还有位苦和尚?”陪同参观的老师说:“他不是和尚,是咱学校的学生。”林赞叹不巳。
  • 徐卓呆(1881~1958,曾被誉为"文坛笑匠"和"东方卓别林")本来是学体育的,从日本留学归来后就创办了中国体操学校,自任校长。后来偶尔喜欢发表些文章,就开始写剧本拍电影了。老了以后,常自称“半老徐爷”,与“半老徐娘”相对,又由属羊,便又称“羊老伶工”。自己的书房叫“破夜壶室”,老头儿真有个性!
  • 张作霖喜欢处女,毎次去天津,必到西天宝妓院挑几个雏妓来玩儿,如果对其有好感,便纳之为妾。老张年老体衰时,每次找来雏妓便让其陪自己抽大烟,抚摸为乐。
  • 溥仪小时候就学坏了,由于经常跟小宫女搞不正当男女关系,竟然搞成了个性无能。娶了五个老婆,第一个跟他离婚了,第二个给他戴了绿帽子,第三个抑郁死了,第四个也抑郁死了,第五个跟溥仪过了没几年,溥仪死了。这悲催的末代皇帝,真是生错了时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