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历史冷知识(12)

历史冷知识,历史趣味知识!
  • 康有为也是个好色狂,妻妾成群,不下十个。能统计出来的就有六个,元配夫人张云珠,跟着他四处流浪,给老康生了一个儿子四个女儿,死了;二姨太梁随觉,跟老康流落印度,生了个儿子,儿子死了;三姨太叫Lily,二十四岁就死了;五姨太给老康生了个闺女,得病死了;六姨太阿翠是个美女,她的哥哥弟弟都是老康的仆人;四姨太是日本人,叫鹤子,跟老康生活了十年,生不出孩子,老康死后,跑了。
  • 林纾(1852~1924年,近代文学家、翻译家,古文翻译《茶花女》)的老婆死后,有个叫谢蝶仙的妓女非要嫁给他,林却不为所动。谢不死心,先是托人给林送柿饼子,且柿饼齿痕历历,犹带脂香啊!林大为惊讶:“这是神马东西?”后来,又送鲋鱼,林大快朵颐之后,仍不为所动。谢绝望之下,嫁给了一富商,不足两年就死翘翘了。林知道后大为伤感,作诗曰:“水榭当时别谢娘,梦中仿佛想啼妆;魂来若过西江道,好认临川玉茗堂。”
  • 有一回鲁迅正在吃沙琪玛,儿子周海婴看着,也想吃,于是就问鲁迅:“爸爸,我能吃吗?”鲁迅一本正经地回答:“按理说是可以的,但爸爸只有一个,吃了就没了,所以还是不要吃的好。”
  • 苏曼殊(1884-1918,汉和混血,近代作家、诗人、翻译家)在日本时,爱上了一个邻家女孩。正当两人准备轰轰烈烈地爱一场时,却被人硬把他们拆散了。几年后,苏曼殊故地重游,不禁触景生情,作了一首伤感的诗:“孤灯引梦记朦胧,风雨邻庵夜半钟。我再来时人已去,涉江谁为采芙蓉?”好凄然呐!
  • 康有为曾游雁荡山后,写了一副联:“一峰拔地起,有水自天来。”途中遇一诗人,跟老康打招呼,老康哪儿看得起他?连正眼都没看诗人。诗人很生气,回去就写了首诗:“奇峰孤拔真高士,瀑布飞扬终下流。”老康气得捶胸顿足。
  • 有一时期,戴季陶想到美国去读书,问孙中山意见,孙说:“老了,还读什么书。”再三请求,孙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枚银元说:“这你拿去做学费吧。”戴季陶说:“先生跟我开玩笑吧?”孙说:“不,你到虹口去看一次电影好了。”
  • 1929年,陕西大旱。《大公报》发起赈灾募捐,郑孝胥(1860-1938,中国近代的政治人物、书法家)闻讯后,也跑去捐了二十元。人家让他留姓名,老郑贼眉鼠眼地四处看看,从兜里抽出一张名片,甩到桌上扬长而去。
  • 载洵(1885-1949年,光绪帝之弟,宣统元年(1909年)筹办海军大臣)和萨镇冰1859-1952年,先后担任过清朝的海军统制(总司令)、民国海军总长)赴美国考察海军,在华盛顿参观完舰队后,老外问:“你难道没有什么意见发表吗?”载洵简短地说:“很好。”翻译周自齐(外交家、政治家1922年3月,署理国务总理。1922年6月2日,摄行大总统职务,是月11日,黎元洪复职大总统,周退出政界 。1923年10月21日,病故于上海 )觉得载洵回答得太生硬,就翻译说:“贵国海军精良,足资敝国模范,毋任钦佩!”老外听了很奇怪,“他只说了两个字,你怎么翻译了这么多?”周自齐忙说:“我们大人说的是上古文言文,两字足可抵百字也!”老外大为佩服。
  • 张慧剑先生出生的时候,家境已经破落,虽然其祖上有过功名,但至他父亲这一代,依然家道颓落,为维持生计,不得不将田产、房屋等家业相继出卖。甚至后来父亲亦被迫到南京做小生意,年幼的张慧剑在南京城南白酒坊一间租来的古旧平房中长大。此处紧傍一尼姑庵,风景甚是秀丽,可谓是树影婆娑,环境清幽。而简陋的家中虽陈设简单,但藏书极多,堆满两间旧屋,足见其父虽家道中落,但仍不失斯文。在抗战胜利后,张慧剑自陪都重庆返回南京后,曾赋《家居诗》一首“旧居痕影此低回,记取儿时事事哀。满巷斜阳箫一啭,东邻春叟卖饧回”。 张慧剑说:“中国有三大天才皆死于水,此三人者,各可代表一千年之中国文艺史——第一千年为屈原,第二千年为李白,第三千年为王国维。”
  • 丰子恺崇拜李叔同,两人的师徒之情天高地厚。李叔同温柔高雅,举手投足间有夺人心魄的魅力,这正是丰子恺崇拜他的所在。所以夏丏尊说:“子恺被李叔同迷住了!” 抗日战争之前,在苏州缘缘堂期间,有一次,丰子恺先生从石门湾携带一只鸡,要到杭州云栖放生。但他不忍心像常人一般在鸡脚的部位捆缚起来把鸡倒提着,于是撩起自己的长袍把鸡放在里面,外面用手兜着。由石门湾乘船经崇德,到长安镇转乘火车。因为他用手兜着的布长袍里面鼓起了一团东西,看过去怪模样很可疑,因此在长安镇火车站引起了一个便衣侦探的怀疑,便一直追踪着,同车到达杭州,一出站门便衣侦探便把他捉住,恰巧站外早有人迎候丰子恺,于是彼此说明原委,侦探才知跟错了人。丰子恺捧着要放生的母鸡,引得在场众人大笑不已。
  • 某次在某个宴会上,正在用餐的胡适席间称赞了郭沫若几句,郭氏在另外一个桌上听到了,特地走过来,在胡的脸上Kiss了一下以表谢意。 郭沫若在1949年9月24日写诗《四川人,起来!》:“起来,大家一齐起来!全中国都快解放了,打破'天下已治蜀后治'的老例,让四川先治起来吧!让每个四川人都成为朱德,成为刘伯承、陈毅、聂荣臻吧!今天有一件大功劳在等待着四川人,而且是轻而易举的,不是登天,不是跨海,而是活捉蒋介石!起来,四川人!九府十三州,一百单八县,全省的老百姓,一齐起来!起来!活捉蒋介石!活捉蒋介石!活捉蒋介石!” 1945年1月的某一天,郭沫若和柳亚子在重庆一同经过一家豪华酒楼。柳亚子见不少国民党权贵成群结队来酒楼摆阔,飞扬跋扈,不可一世,十分气愤,说:“这些吸血鬼刮尽民脂民膏,只知花天酒地,祸国殃民,我要革他们的命。”骂罢又吟了一句:“才子居然能革命。”郭沫若一听,觉得这是一句现成的好上联,于是马上对出下联:“诗人毕竟是英雄。”柳亚子十分佩服郭沫若的才思,立即请金石名家曹立庵把这两句联语刻成一枚印章,以资纪念。 田汉五十大寿,郭沫若往贺。贺辞曰:“寿昌,我亲爱的老弟,你今年五十岁了,公然未死!”
  • 戴望舒以一首《雨巷》蜚声诗坛,至今令人怦然心动。然而他其貌不扬,且满脸麻子,常年哮喘,有些像晚唐的温庭筠和北宋的贺方回,人不如诗。他的爱情也没有那么美好,他先是追求施蜇存的妹妹施绛年,不成功,又转而追求穆时英的妹妹穆丽娟,圈子小得不得了。他以自杀为要挟,终于得与穆丽娟结婚,然而婚后并不幸福。穆想离开他,他便又服毒自杀,但穆不为所动,终于离婚。好在他不以私废公,汉奸李士群邀他入伙,承诺把穆丽娟送回他身边,他坚决拒绝。他在1949年去世,留下一句话:“不要替自己辩护,时间长了,别人自然会了解你。”
  • 梁实秋在清华念书时,就曾听说过梁启超的一句名言:“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,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。”麻将对梁启超的诱惑力之大,可以想见。而坊间也有任公曾发明三人与五人麻将的玩法,以及他能快速解牌的传说。他的很多社论文章都是在麻将桌上口授而成。
  • 傅斯年曾在《申报?自由谈》上撰文,讲述一百三十六张牌中蕴涵的人生哲学。打麻将要能赢,关键是要手气好,运气好,“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也是这样,只要运气好,机会巧,一路顺风,就可以由书记而主席,由马弁而督办,倘若奖券能够中了头彩,那么不但名流闻人可以唾手而得,并且要做什么长或主任之类,也大是易事。所以我们中国人最注意的是天命……”又云:“这有如人们对于生活的执著,无论如何非到绝望,不愿放弃生活的意志而自杀”。
  • 民国九年四月,胡适为应江绍原之约为《乔达摩底死》作序,序文中胡适称赞江绍原“用史学家考证史料的方法”来研究佛学的方法。
  • 文人潘梓年在重庆时,在一个签名的场合,一下子恍惚起来,忘记了自己的姓名。旁边有人说他姓潘,可光一个姓还不足以连带出名字来。潘梓年又大声问:“阿里个潘呀?”意思是说潘什么呀,还是记不起来。
  • 柏杨认为,每个人的气质和品德在牌桌上都会彻底曝光:“一个人的气质平时很难看出来,一旦到了牌桌上,原形便毕露无遗。有些人赢得输不得,三圈不和牌就怨天尤人,别人吃张,他不高兴;别人碰张,他更发脾气。一会怪椅子高,一会怪灯光暗,一会提醒人家不要老咳嗽好不好,咳嗽教人心烦。一会儿埋怨对方总是吸烟,不吸行不行?看能不能瘾死。一会儿向下家瞪眼,你的尊腿不要伸那么长可以吧,这是打牌,不是伸腿比赛。一会儿又埋怨电扇吹得太大,谁不知道我有风湿病。”
  • 著名优生学家和社会学家潘光旦认为麻将的最大特点,是在其“各自为战性”,而西洋游戏,如足球则注重一致行动,所以中国是“人自为战之国,绝端个人主义之国”。
  • 沈有鼎人虽聪明,却不修边幅,上课独来独往,终年身着一件布满污渍的长衫,且匆匆走路,常常自言自语,钱穆说“其为人极可鄙”。沈的另一怪癖就是“唯事积钱,银行所储而外,小箱中存七八百元,一文不肯动用,而唯恐遗失。又或深夜闭户启箱,将银币一再清数,排列展览以为乐,几不知人间有羞耻事,噫,此又聪明自私之另一格耳”。
  • 20世纪20年代上海泥城桥开了一间叫“四而楼”的酒馆,很多人都不明白“四而”的意思,就去请教时任上海公学校长的胡适。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挨不住脸面,只好亲自前往四而楼小酌,寻机向主人探问究竟。主人说,楼名取自《三字经》的“一而十,十而百,百而千,千而万”,只不过图个一本万利的彩头。胡几欲晕倒。